《阿丽塔:战斗天使》:有一点可惜,没在25岁的时候看不到这部影片

  头图来自视觉中国(000681)。

  “歪过头看电影的话,3D眼镜里的全世界就就会有重影。”——题记

  (一)首先很可惜,不是在25岁的时候看不到原作

  我曾一度怀疑木城雪户并一定会刻画一个阶级独特对立冷峻的钢铁世界,他期待的不太可能仅仅就是他的嘉里(经典电影中的阿丽塔)一路手起刀落,劈开每一个挡路的敌人,只是给嘉里一直找敌方是个很费劲的事儿,所以才被迫提前设计一个庞大的全世界架构。

  这种作法非常“工匠”,因为很多偏传统的叙事策略已经把叙事变为了一种有固定格式和节奏参照的“工业”行为,木城雪户这样去做只不过需要冒一些风险,但这会为故事情节催发更加强大的生命力——有什么能比“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物投进一个死气沉沉的环境里”更加激发人物生命力的呢。

  所以在《阿丽塔:战斗天使》的原作《铳梦》里,嘉里就像她持有的那把开罗刀一般锋利,而她所处的那个世界,来自社会阶层的压迫层层叠叠地压下来,犹如手一伸就可以够到整个世界的黑幕,嘉里就像“锥之处囊之中”,是必定会脱颖而出的,这种独特会为嘉里带来了无数的敌人,木城雪户就可以利用这些自然资源去音乐创作——打戏。

  木城雪户生于1967年,他1991年音乐创作《铳梦》的时候24岁,不管是因为连载体制对他工作量的苛刻要求,还是因为他年龄很轻,又或者是因为像他在专访里问道的,编辑就会让他加打戏。总之单纯从《铳梦》来看,这是一个有着独特世界观,画工笔法精妙,打戏精彩纷呈的故事,但是剧情和人物刻画其实略显单薄和粗粝。

  一个25岁的读者看不到这部漫画作品,不会很难以感受到作者的勃勃的野心,还有那种永不屈服的精神,这些直到今天也非常打动我,然而年长几岁的读者可能会得知,这个故事里有很多很难去自圆其说的部分。

  比如在哲理上,作者其实有一点急,很讨厌用表面的矛盾去反映哲理,但只不过越是深刻的哲理,越是需要浓烈的情感去共鸣其合理性,而情感是能够大量故事去铺垫的。另外叙事的故事也有一点单薄,不算老练,所以当《铳梦》走上大银幕,化身为《阿丽塔:战斗天使》的时候,我就就会在想要

  ——如果是卡梅隆制作人的话,他能改善这些问题吗?

  (二)那个老人身体里的心灵

  卡梅隆在上映前透露过一些关于影片的信息,其之中包括“不是给漫画作品迷看的”,还有“《铳梦》之所以被众多漫迷欢迎,因为我们解读她,能从她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还包括导演托马斯·罗德里格兹也分享问道:

  ……对我来说,最有挑战的一点是要让这部经典电影更接地气。我请教斯皮尔伯格怎么做这些大片,他说我要保证一切都是接地气,接地气才很难有传奇,才会让观众信。如果我们用很惯用的一些技巧,可能会让观众出戏,我们希望他们保持入戏的状态。

  这些分享只不过给了我一些不好的预感,我们想象一下,在一个巨大的空中城市之下,由城市的零件垃圾形成了一座垃圾山,在那里,依德找到了一个人的头颅和残破的机身,他发现那个人还是活着的,因为大脑完美无损,他把人头高举来,在他身后映出一轮满月。

  《铳梦》的故事只不过一开始是给人一种强烈的陌生感的,木城雪户从幼儿园就开始画怪物画机械人,到他画《铳梦》已经浸淫了超过二十年,在他的脑海里已经不存在了一个自洽运转的机器世界,所以除了那些对赛博庞克有基础的读者,很多读者只不过对这样的世界观是很陌生的。

  但我特别喜欢的一点就是,尽管很陌生,但木城雪户还是非常坚持地把整个世界一股脑地塞给你,这种作法其实是基于一种非常粗暴的责任心——假若全世界是真实的,那么它就需要不能够任何解读地展现出在你的面前。

  那么这样的世界观必定是不接地气的,荒芜的废土世界可能会接地气,粗粝的建筑风格可能会接地气,机器人不就会,血肉横飞的屏幕肯定也不就会,而这些内容构成了《铳梦》与读者直接接触的部份,如果卡梅隆问道“我不是写给漫画迷看的”,演员也问道“我们要接地气”,是不是代表这些很天马行空的东西要没有了呢?

  所以我在看到泛着银色光泽的“扎冷”浮在半空,依德高举阿丽塔的脑袋,光该线从他的身躯周围刺进我的眼睛,形状清晰的废铁从“扎冷”的圆心掉落下来,我一下就明白了什么是“接地气”,好莱坞的电影产业实在太成熟了,加上还有卡梅隆的监督,在眼前的一切都让人没有办法怀疑它们的真实。

  在另外一方面,演员对于一些内容的处理也非常得当,比如在漫画版《铳梦》中,很多战斗是更加血腥的,但是在《阿丽塔:战斗天使》里,见血的屏幕其实非常少,大多本该见血的屏幕被略去,或者像《机动铁球》部份,血腥被换成了刺激的机械战斗,不仅下降了故事情节的恐怖感,同时也降低了战斗的激烈程度,木城雪户其实多少有一点刻意刻画残酷的感觉,但是在经典电影里,这些感受被尽可能处理了。

  在剧情方面也有很大的进步。木城雪户的情节结构只不过相对单薄,都是单该线故事,视角完全从头到尾停在女配角身上,但是卡梅隆把整个剧情重构了,原本的单该线故事被大量并线,做成了信息量更加丰满的多该线叙事结构上,这当然不仅仅是因为卡梅隆技巧更成熟,实际上从1991年至今,叙事技术本身也是在不断进步的。

  另一个好的方面是叙事鼓点,比如在经典电影里有一段雨果和阿丽塔在巷子里玩机动铁球的戏,这段戏是漫画里并未的,在经典电影里,这段戏构成了阿丽塔和雨果关系的一个台阶,并且为阿丽塔的性格和之后的机动铁球埋下了伏笔,这段剧情让人体会很深的是成熟的配乐和这段剧情的完美拿捏,仿佛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动作都在演员的掌控之之中,它给观众们带来的体就会非常清晰,观众们可以直接感觉到阿丽塔不服输的性情。

  可以说荷里活的成熟电影产业为这个故事带给了发生变化,从某种程度上,体验似乎从看漫画的冰冷感变为了观影时的很大自然的感受,观众们更难以代入了,但是另一方面,这种追求大自然的感受也在腐蚀漫画版非常“硬核”的部份,就比如我在看电影的时候仍然想问道——

  卡梅隆,你怎么能去找这么帅的男生去演雨果。

  (三)商业化对经典电影的侵蚀作用

  当我看到阿丽塔从自己四肢里掏出那颗机械心脏,递给雨果的时候,我是笑出声的,请原谅我用这个词——我觉得这太“直男”了——但是很遗憾的是,这种情节是在荷里活叙事里非常少见的。

  木城雪户在音乐创作《铳梦》的时候,完全是一路踩着“暴力”和“性”的国界横穿过来,这些元素构成了漫画作品的基础吸引力,但是一旦走上大屏幕,这些元素恐怕就要被替代掉。我原先以为会用相对温和的方法替代这些元素,因为电影更加真实,即使方式含蓄,也可以触发读者的想像,而且好莱坞经典电影多年的农耕,早已和观众们形成了很多的默契。

  结果到了经典电影里,这些漫画作品里很刻意的部分就变成了好莱坞经典电影里的另一种刻意,比如问道接吻——在漫画里的雨果还是一个孩子,表白也是女配角更主动,但是到经典电影里,就变为了荷里活电影的一个常见模式——因为巧合认识、接触、接近然后在一起。

  这条感情该线观众早已太过清楚,因此早已很难给出什么样的反应,即使雨果再帅也不行,另外这种做法牺牲了漫画版品的深度,在漫画版品里,作者铺垫雨果想上“扎冷”的原因铺垫了很久,一点一点抽丝剥茧,最后浮现出一个亲人离世的故事,原本是一个在残暴世界里仍然深信纯知道故事,但是在经典电影里这种激烈的对比被掩盖了。

  经典电影里并未很清晰地陈述雨果为什么一定要上“扎冷”,这就让雨果最终执意要通过通道走上“扎冷”变为了空中楼阁,这就并未办法带动观众人性上的共鸣,而好故事是一定能够情感上的共鸣的——因为当故事情节深到一定程度,我们已经未能在表面上证明了其适当,只有唤醒观众们灵魂深处的共鸣,才可以证明这种哲理是“可信”的。

  但是由于并未做好这种人性共鸣,我们就没办法在内心底认可雨果,如果没办法认可雨果我们就没办法认同阿丽塔,如果不能认同阿丽塔那阿丽塔的很多行为我们就没办法接受,在一长串链条里,因为关键链条的断裂,这个故事的逻辑性其实不完整了。

  所以好莱坞不太可能给《阿丽塔:战斗天使》带给了一些元素,但是这种元素是以损失漫画版的特点为付出的,《阿丽塔:战斗天使》真的更接地气,他有更加常规的爱情和更完备的叙事,但那知道是观众们想要的吗?

  如果我在25岁的时候看不到这部经典电影,我会陶醉在这部经典电影成熟的电影产业和清晰的叙事表达上,我会从阿丽塔身上看到自己,会发自内心地感动,但我如今已经不在那个年龄段了,看着经典电影,我在想要,把一个残酷硬核的全世界藏起来,用浪漫柔和去代替它——

  我会想,这样的导演,真的能解读阿丽塔吗?

  (责任主编:岳权利 HN152)

标签:

头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