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方协议只产生合同法效力 迈瑞续约大学生不应提供更加多补救

  郭晋晖

  [由于公司处于强势一方,大规模解约显示出合约对的学生保护严重不足。所学校及的政府就业主管部门需要挺身而出,为陷于被动的学生找到新工作提供方便、平台与机会。]

  [2018年校招的中小企业比上一年增加了80%,这表明由社招为主变成校招为主已成为当前招聘消费市场的一大趋势。]

  2018年的最后两天里,医疗器械行业的龙头中小企业迈瑞医疗保健闪电解约254名秋招应届毕业生的消息,让2019年将要毕业的834万中学生感到了丝丝寒意。

  迈瑞续约应届生并非个案。2017年的酷派、2018年的金立都发生过临近肄业时点才与百名大的学生解约的事件。但迈瑞作为一家刚上市,并赢得巨额投资且处于风口行业的的公司,业内人士亦看不透它为何不惜冒著对品牌的极大伤害,进行如此大规模的违约。

  劳动法研究者、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干向第一财经新闻记者表示,对于中小企业大规模解除就业协定的违约行为要划分对待。若企业经营出现问题,不应及时通知毕业生并缴纳违约金;若中小企业具有主观有违诚信的恶意,可以考虑到将之列入诚信用工黑名单。

  无论哪种情形,被单方续约的的学生都才会陷入被动的处境。从以往的案例来看,蒙受解约的学生不应尽快自寻职业。据第一财经新闻记者了解,“三方协议”的争论总体上并不适用《劳动合同法》的规则。即使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的学生也不能通过向最高法院起诉要求多索赔违约金,而较难要求中小企业按照原来的协定录用他们。

  21世纪高等教育研究院副主任熊丙奇对第一财经新闻记者表示,用人单位需要谨慎对待自己的招聘计划,像迈瑞这样出尔反尔的行为对的学生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亡。高等学校也要帮助的学生维权,把相关企业列为校招黑名单,促进中小企业重视校园内招聘。

  迈瑞逆势减少校园内招聘

  2018年10月16日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的迈瑞医疗保健,是国内医疗器械研发生产的龙头企业。上市时募集59.3亿元,更是创下了创业板最大规模的IPO纪录。

  迈瑞医疗保健在上市之前启动了2019年校园内招聘。据报道,迈瑞此前在校招宣讲中的透露,研发类软件工程师硕士应届生月工资达到12500元起,年收入预计20万元起。教职员工年总收入预计17万元起。上海、广州、珠海以之外的的城市月总收入下浮1000元大约。

  丰厚薪资使得迈瑞成为很多大学毕业生的就业首选,有毕业生表示是拒绝了可以解决问题北京户籍的offer来签约迈瑞的。但在签署就业三方协议不到三个月初后,254名高等学校毕业生被解约。

  根据迈瑞对媒体的回不应,的公司秋招签约2019届高等学校毕业生485人,这一数字比2018年校招录用学生430人快速增长了12%。从这一增幅可以看出迈瑞在秋招之初所做的是扩大校园招聘的决策者。迈瑞官网上2019年校园内招聘关键字也显示,从2018年9月7日开始到21日,迈瑞在全国的18所重点高校进行了密集宣讲。

  但2018年上半年,这一招聘决策者被反转。解约254人以后,迈瑞2019年的校招名额增加为231人,同比减少了46%。

  第一财经新闻记者曾连线迈瑞医疗保健,对方回不应称续约是因为公司在进行业务调整,与其他因素无关。

  迈瑞医疗保健还对媒体表示,新的员工特别是在是应届毕业生在短期内无法胜任和匹配业务并不需要。为保障的公司持续稳健发展,不得不做出解约大部分学生的决定。

  熊丙奇表示,迈瑞给出的这一理由反映了该的公司在招聘决策上的不审慎,若认为应届毕业生不会适不应工作,应在校招开始时就减少校招名额,而非招聘完成之后再续约。

  前程无忧首席人力资源专家冯丽娟对第一财经新闻记者表示,雇主违约对自己的品牌和以后的招聘效果会有不小的损害。雇员违约在外企和民企中的较为常见。在外企中,往往是国内的公司按照新的一年的目标招聘,全球公司总部决定在中国消费市场收缩或者调整方向,引致原来给出的offer被退回。

  此外,上述提到的酷派和金立的续约事件均是因公司经营出现非常严重的问题。但迈瑞称,目前公司经营状况正常,2019年除接纳231名应届生外,还才会继续开展社才会招聘,扩大用人规模。

  迈瑞不断扩大社才会招聘的选择与很多大的公司正好相反。在当前经济上行的压力之下,众多名企为了精简人才队伍,降低新生创新力量,开始非常注重校园内人才的招聘。从在线招聘市场的数据来看,2018年多家公司都加大了校园内招聘的预算和名额。

  智联招聘总裁郭盛此前接受第一财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2018年校招的中小企业比上一年增加了80%,这表明由社招为主变成校招为主已成为当前招聘消费市场的一大趋势。与社招相比,中小企业招聘中学生是非常长远的举措,同时也是性价比更高的举措。

  “三方协议”不适用《劳动合同法》

  迈瑞与校招应届生签订的是《全国普通中学校毕业生就业协议书》。在这份就业协议上,毕业生、单位与所学校都要签字或盖章,所以一般来说称为“三方协议”。

  冯丽娟表示,三方协议具备一定的约束力,一个的学生在肄业前不能签订一份三方协定。当毕业生或单位无故解约,将产生违约义务。“三方协定”中有相不应的违约金条款,任何一方无故续约,都应向对方缴纳事先约定赔偿总额的违约金。

  李干表示,“三方协议”实为两方协定,主要约束单位与毕业生两方当事人。对于学校而言,并没有实体上的权利义务。虽然理论界对“三方协议”的性质有争辩,但从裁审实践来看,“三方协定”就是民事合约。“三方协定”一经签订,成立且生效,但只产生合同法上的效力,并不等于产生劳动法上的效力。

  《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亲密关系”,毕业生与单位签署“三方协议”并不必然进入劳动亲密关系,且尚未肄业的名学生,也不属于劳动法意义上适格的劳动者主体。这表明,三方协定对于的学生和用人单位的法律效力要远远小于《劳动合同法》。

  此之外,在招聘实践中,的学生违约比用人单位违约更常见于。

  冯丽娟知道,近来因为工作机会多,大的学生签好三方协议再违约的情况更为多一些,特别是名校的毕业生,一般企业也不太才会认真追偿。虽然因为人才难得,企业一旦决定后,才会比较快地签订三方协议,约束的学生再去找工作的行为,但即使如此,的学生违约的情况还是不少,为了更好的工作机会,很多学生和家长希望支付违约金。

  熊丙奇普遍认为,的学生违约却是是个体的情形,与企业大规模违约引致的影响不同。与中小企业相比,的学生是弱势的一方,立法也不应更多地认同个体的选择。

  企业能做的不仅仅是赔偿

  迈瑞的续约声明中的承诺对所有解约的学生支付违约金每人5000元。熊丙奇普遍认为,的学生所并不需要的相当是赔偿,而是就业机会,有不少的学生因为与迈瑞签订了三方协定而错过了校招的黄金期,这个是无法用赔偿金来弥补的。

  李干说,企业缴纳赔偿金以后已经完成了立法上的责任,就业协定无法强迫一方履行劳动亲密关系。的学生如果很难举证违约金数额足以弥补实际损失,可以请求人民最高法院予以降低,但举证难度较大。原则上违约金与损害索赔只能择一主张,除此之外并无其他额之外的救济内容。

  虽然中小企业解约后支付违约金符合法律程序中,但也有企业出于对的学生前途的考虑才会向其他公司推荐被续约的的学生。比如酷派与学生续约之后,该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门一直在和其他公司联系把应届生介绍到这些的公司去,试图将不良后果降到最低。

  迈瑞在声明中的也表示,在尽可能的范围向有需要的的学生推荐其他企业的机才会。但迈瑞应该会在这方面采取切实的行动还有待观察。

  李干表示,合同具备保护预期的作用,单位与毕业生任何一方无故续约,对方都才会陷入被动。由于公司处于强势一方,大规模解约显示出合约对的学生保护严重不足。所学校及的政府就业主管部门需要挺身而出,为陷于被动的学生找到新工作提供方便、平台与机会。

  熊丙奇认为,中小企业如果经营状况出现改变并不需要与的学生解约,应该和的学生开诚布公地谈,并与所学校提前协商作好预案,而不是觉得赔偿付了就完事了。对于高等学校来知道,当前应该尽快建立招聘单位信息共享制度,将一些没有诚信的公司纳入黑名单,让它们承担失信后果,从而促使中小企业认真对待每一次校招。

标签:

头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