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说是》和 Snapchat:不能取悦的中美青年

  全文共 3577 字 25 图,阅读需要 8 分钟

  ———— / BEGIN / ————

  上周五,《奇葩问道》季终于口碑翻身了。

  首先,辩题不再是颇受诟病的 " 感性题 ",而是深度十足的 " 脑洞题 " ——生物一秒科学知识共享,你否支持?

  另外,观众也迎来了本季最佳 " 开杠 ":詹青云和陈铭 " 神仙打架 ",也是看的我多次终止起身鼓掌。

  我内心兴奋:熟识的《奇葩问道》明明还在嘛!

  结果第二天,口碑又翻身翻去找了。

  因热门话题又离开了了 " 情感题 ",网友再一不满:" 请问《奇葩问道》是一个情感类娱乐节目么?" 讲真,虽然我觉得娱乐节目还行啊,但是豆瓣上《奇葩说》的满分,滑落的厉害:从第一季的 9.1 分降到了季的 7.1 分。

  如今年轻人的味道,简直越来越难满足了。

  同样觉得青年人难伺候的,还有大洋彼岸的 Snapchat。

  虽说,一个是中国综艺娱乐节目,另一个是美国手机 APP,但两者最大的相同点在于:年轻向商品定位。你不太可能不熟识 Snapchat,要知道,它早已不是很多中文传媒口之中的 " 阅后即焚社交应用于 " 了。

  它现在,可以说就是一个 QQ,它是一个 " 交谈 + 拍照短录像 " 的结合体。

  《奇葩说》和 Snapchat,都曾引领业界。依托于移动因特网,《奇葩问道》成为中国网综第一爆款,开启中国网综时期。同样依托于移动因特网,Snapchat 率先在交谈届面世 " 阅后即焚 " 基本功能。到现在,这已经是各类社交 APP 的默认技能。

  《奇葩问道》还率先在中国综艺届尝试 " 花式口播 ",第一次让观众听个广告都能开心半天。另一边的 Snapchat,在手机萤幕还较大的中期,率先尝试全屏内容体验:Life 模式。到现在," 全屏体验 " 早已是 Facebook 和抖音的标准的设计。

  当然,他们都牢牢把控中美两国年轻人的浓厚兴趣点,就连用户年纪分布都惊人的十分相似。

  《奇葩问道》听众年龄产于

  Snapchat 使用者年龄产于

  两者同样类似还有:去年都进行了 Redesign(全新设计),也都迎来了负面评价。

  为了 " 吸引更多年轻使用者 ",在第五季播出前,马西就表示:《奇葩问道》要对 95 后、00 后观众进行重新的设计和优化。最后呈现的,就是更加激烈的竞赛模式:战队和 Battle 元素。

  过去四届老奇葩冠军分别带领五大战队,每期娱乐节目都引进激烈的 1v1 开杠 Battle 赛事。

  网民评论:给人一种《奇葩练习生》+《奇葩 101》 + 《中国有奇葩》的既视感。

  而另一端的 Snapchat,也在年末的时候,强势上线最大幅度 Redesign。使用者常用的大部份功能都受到了影响,还包括:交谈页面死讯排序,故事较短视频网页,和消息分享体验的重新的设计等等。

  刚一上线,Snapchat 就迎来了史上最大规模的负面评价,120 万年轻人在网站向美国政府发起情愿,要求恢复原貌。

  一上线就受到差评,《奇葩说》也一样。

  季一开始,听众纷纷反感选手表现:娱乐节目里频频出现球手读稿忘词、单纯嘶吼、逻辑不通,让观众笑不出来。

  同时,《奇葩问道》还深陷内斗漩涡。结果,娱乐节目内容没上热搜," 傅首尔打董婧 " 却上了。

  豆瓣上,热评前五,有四条都是偏负面,而点赞第一的宽评则直呼:" 你们太难伺候了 "。

  而另一面的 Snapchat 更惨:活跃用户数连续两个季度飙升:从高点的 1.91 亿日活跌至 1.86 亿。

  投资者也反感意。

  在 2017 年 Snapchat 上市后,市值曾一度高达 300 亿美金,但如今已跌去三分之二。

  引致这样结果的因素究竟是什么?

  解答是:数据。

  一家听了统计数据的,另一家却没听。

  听了统计数据反馈的,是《奇葩说》。季开播前,《奇葩问道》进行了庞大的使用者调研工作:发放问卷,定量分析。调查对象大部分为 95 后和 00 后。

  编剧李楠楠表示:每个题目的产生都至少要经过 3 个月的时间,和多个步骤的打分、反馈、试验。最后,节目组从 1000 多道辩题中,迭代筛选出了节目之中呈现的 39 个。这整个过程,其实就是现代因特网业打造出爆款商品的经典流程。但是 Snapchat,不能听统计数据的。

  上个月,Snapchat 创办者 Ryan Spiegel 在公司内部发表一份备忘录,反思阐述了新公司这一年发展的经验教训。

  其之中的一条就是:操之过急。

  只不过,在早期小规模测试时,根据数据,已经可以看出新的设计的使用者反馈并不好。但是,Ryan 仍然决定强迫上线。

  毕竟,当年的 " 阅后即焚 " 基本功能就是 Ryan 在没有数据支持的情况下推出的,且得到了巨大成功。

  强推不会 work 的功能还让整个团队内疚,使得员工在情绪作用下 " 动作变形 "。再加上过快地推进新版本,工程师并不必很好的完善程序中,使得 APP 成本也大大降低。

  有意思的是:Snapchat 不顾数据反馈,最后失败,这倒是很非常容易理解。

  但怎么《奇葩说》听了数据的,还是被喷?

  网民最大的槽点在于话题:《奇葩问道》正在咪蒙化。

  脑洞题大幅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往返痛点的亲民题。

  于是," 应不应该救贾玲 " 这样的 " 电车难题 " 类思希望实验再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 " 情感 "、" 职场 "、" 人际 " 这些千年不变的流量称霸选题。

  刘楠楠披露:季《奇葩说》,牵涉恋爱交友的辩论题占到 50% 以上,其次是跟父母、同事的关系。

  为什么很多人看不惯这些热门话题?

  昨天,米未官方公号 @西七门,也借粉丝之口问出:为什么 " 甚至有人开始怼辩题太多感情题。"

  可能是因为:亲民的选题自带一种 low 感,就像你觉得《爱情会战》比《中国诗词会议》low 一样。

  但其实,情感题也完全能讲的不 low。倒不是说拽两句经学和 " 忠孝仁义 " 就高大上了,问题的核心还在于:球手的论者都太 Normal,没法能跳出问题本身。

  比如,两周前的一道辩题:早已恋爱,但大数据给你匹配了最佳婚姻,要不要去约会。

  选择 " 要去 " 的正方,南站在大众舆论的反面,我原先期待球手可以勇敢知道:如果匹配的人就是更好,为什么不能放弃现任去追求更好人生的看法。这将直接把选择题从表面上的 " 感性题 " 升华。

  可是,他们却激进地选择了 " 站在中间打辩论 " 的方法。

  也就是:先接受了维持如今这段感情的道德大前提,转而去阐释:去或不去,哪种能提升如今这段感情。那个曾经勇于背对人潮的奇葩,走了。

  " 你陪我毕业、陪我工作、你教会倾听不一样的声响、看不到不一样的活法,你怎么能走…… "

  而这句话,原本出现在《奇葩问道》季的先导视频之中。

  之中美青年人都一样,20 多岁,观念和品味还未成形,人处于最快的成宽阶段,也是最挑剔的阶段,敢爱敢恨。

  人们当然对自己每天使用的 APP,和观看的娱乐节目吹毛求疵。

  Snapchat 一味想学乔布斯推 iPod 一样引领潮流,是危险的。所以,因特网产品须要数据。

  但是,和 Snapchat 这种平台类 APP 商品不用,《奇葩问道》不仅是因特网产品,更是中国年轻人的的文化符号。

  在上周末举办的今日头条的 " 生机会议 " 上,新晋 执行长 陈林也表示:如今互联网商品,早已形成两个流派:一派要 " 克制、温服、感性 ",另一派则 " 要数据为导向,一切都要 AB 试验 "。

  但是,陈林认为:两种做法都过于极端。

  是的,相同产品,当然要因地制宜。

  作为中国顶级综艺,要做的远远不是,调查结果大统计数据,然后一味迎合年轻人口味,而是要准确指引。

  还回想:第一季《奇葩说》中,高晓松怒怼北京大学学生,指出 " 名校是国之重器,不是让你找工作用的…… " ——这才是综艺应有的,对青年人的醍醐灌顶。

  Alan Postman 在《娱乐至死》一书之中说,文化枯萎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奥威尔式的——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一种是赫胥黎式的——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而人类社会,正在难以避免地快速面临后一种模式。

  当今美国,政治、信仰、教学、体育、商业和任何其他公总计领域的内容,都完全以娱乐的方法呈现——无数人选举给奥巴马,只因他在脱口秀里面表现的好笑。

  中国也正渐如此。既然娱乐化不可避免,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在好笑之余人,传递有价值的论者。

  这一点,《奇葩问道》仍然走在国产综艺前列。

  Snapchat 执行长 在给新公司的备忘录里阐述:任何时候,都不该随意损害自己的核心价值。

  像大多数中国年轻人一样,综艺娱乐节目和社交软件,陪我成宽。对我而言,关上手机刷到一个感浓厚兴趣的人,和打开娱乐节目得到一个新颖的观点,同样让我感到幸福。

  我希望,这就是两者不必伤害的核心价值吧… Ref

  参考资料:

  

  

  

  

  

  ———— / END / ————

  点击 " 阅读原文 " 下载 APP

标签:

头条文章